就是忙于生计,耗不起。而这也是老板敢玩“克扣戏码”的主要原因,试想,如果绝大多数劳动者,在遇到克扣工资的时候,选择“劳动仲裁”,想必也就没有老板敢使坏。说到底,除却监管不力的情况,人们维权的意识淡薄也是很大一部分原因。所以,就维权的费用而言,如果有一定的公益性纳入,可能就会促使很多人去积极维权。当然,在惩罚“克扣者”方面,也应该加大力度,让“克扣者”明白,践踏劳动者的尊严不仅可耻,而且会付出沉重代价。底层劳动关系的维持仅靠“道德契约”。坦白讲,底层劳动者与老板的关系,多数没有“法律契约”,也就是我们常讲的“雇佣合同”。这种情况下,老板与员工之间,都靠“道德契约”维持着。可我们知道“道德契约”是最靠不住的。只要一方撕毁“道德契约”,就代表完全撕毁“道德契约”,因为根本没有一个组织,能掰扯明白道德层面的纠纷。所以,我们常讲,在一个文明的社会里,法律的应用频率越高,文明程度就越高。因为,像经济层面的纠纷,道德的公平基本上是失效的。当然,我们不得不承认,那些“克扣者”是道德卑劣者。在他(她)们的眼里,或许利益比道德重要,但是,当手段过分卑劣时,即便法律路径不会把他(他)们如何,但道义上总会收到相应的报复。说到底。

但从媒体的报道中得知,“偷盗者”因为“压力太大”才选择自首,这种较为“孬种”的行为,可能也有悔改的成分,但是却更容易让人理解成为保全自己的一种方式。所以,舆论上会显得更加激烈。当然,人们讨论这样一件民间小事,并不是只为“一只鸡”,“一只鸭”而消耗公共资源。而是希望,那些犯错者,能较为清醒的知道,自己所做的坏事情儿,总会得到某种制裁。有的是具体的惩治,有的则是精神的折磨。总之,天不藏奸,因果报应。虽然,并不是必然的。但是,总带有某种循环往复的的逻辑。原创文章,谢绝转载,首发微信公众号:qingnianxuejia。有媒体报道,4月25日,“涉嫌弑母的北大学子”吴谢宇已经被抓获。据悉,吴谢宇在机场被抓时,身上带有30多张身份证,再一次实证,这是一个“高智商”的罪犯。当然,我们简单复盘案情,也能有所感触。2015年7月“弑母案”发生,2016年2月才被发现,时隔半年多,能密不透风,尽然是因为“尸体被塑料布层层包裹,还放入了活性炭吸臭”。整个作案的现场,堪称是顶级操作,不得不让人汗颜。只是,当我们从惨烈的案情中,抽离出来时。我们才发现,这并不是一件“复仇血案”,而是充满较为丰杂的“伦理道德”和“人情是非”。虽然,在案情没有彻底厘清时。

都会爬到“引擎盖”上闹妖。但是,这样的莽撞行为也要分事情,有的“维权者”在没有搞清楚问题的实质,就开始“闹妖”,自然就可能惹祸上身。说到底,维权最好还是走“合法的路径”。因为,在“奔驰维权女车主”维权的过程中,最终解决问题的过程,还是依靠的是事实,而非引擎盖上“闹腾”。当然,我们知道“闹腾”有推进的作用。但是,这并不代表“闹腾”是最优化的方式。所以,关乎“按闹分配”的认知,一定要搞清楚本质问题。要不然,维权的过程,很可能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。所以,就“奔驰女车主维权事件”的结局来讲,不要过分乐观。因为,能将“维权事件”上升成为“公共事件”,也全靠运气。与此同时,我们也要明确一点,每一个人可以是“维权者”,也可以是“被维权者”。所以,“维权女王”到“欠债女王”的反转,这本来并不矛盾,只要合情合理,就没什么好质疑的。然而,在舆论场上,之所以会出现各种争议,主要还是缘于人们对“维权行为”道德化的认知。就好像一个人“可以维权”,就不可以出现“欠债行为”。当然,从理想的预设来看。

那么就会拉平这种“避孕主体”的倾斜现状。但是,就现在的医学发展速度来看,这样的事情仅会在科幻电影中出现,并不会较快的走进现实生活。当然,“男性口服避孕药”的出现,从“性别平权”的意义上,可能比真正的药用价值更大。起码,让女性看到,男性可能会为自己分担一定的“避孕责任”。暂且不论,“药品安全不安全”,但是就以“是药三分毒”的普遍认知来看,女性也会觉得这是一种关怀。不得不承认,“避孕主体是谁”的争议,所反映的还是“性别主体”的争议。因为,到现在为止,对于“男欢女爱”的认知上,很多女性还是觉得“自己吃亏”,很多男性还是觉得“自己占便宜”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“两性关系”中,真正意义上的平权,还任重而道远。原创文章,谢绝转载,首发微信公众号:qingnianxuejia。有媒体报道,重庆江北观音桥上,大妈们戴着耳机跳广场舞,她们每个人身上都挂着一个接收器,音乐直接传到耳机里。对于这种“环保”的广场舞,触发不少人的“围观”。从某种层面上而言,广场舞至诞生以来,也是各种非议不断。虽然,从健身层面来看,确实是一种较为好的运动方式。但是,因“跳舞者”的无边际,无秩序,导致广场舞本身也被“污名化”。当然,我们也很清楚。

那些真正靠客人建立起来的“口碑商家”,很容易被“刷单商家”淹没,最终“认真服务”的商家反而不如“作弊刷单”的商家得到的利益多,这不免让人感到一种不公平。久而久之,“作弊刷单”成风,多数商家都来刷单,就代表没有商家愿意真正做好服务,到头来吃亏的还是“客人”,这不免是一种可悲的恶性循环。事实上,这样的例子,在我们可触及的生活中,已经有不少体现,也就是人们常讲的“劣币驱逐良币”的现象。坦白讲,就是一些商家或团体利用规则的漏洞,进行最大限度的红利攫取。虽然“平台方”或“受众方”也都厌恶,但是在规则没有完全形成的情境下,这类现象将会变着法进行伪装,以此获取更多利益。这种情况下,就要求受众方(用户)要有良好的判别意识和清醒的认知能力,要不然就会被骗或者被坑。从本质上讲,“人气”,“口碑”,“阅读量”等都属于参考性维度,并非人们的真正认知。可为何人们又会被“人气绑架”,会成为参考性维度的俘虏,这其中关乎人们对未知事物的盲目,也关乎人们对主流事物的好感。所以,就“刷单”来讲,我们似乎应该从人们的认知上,重新的梳理一下。其一:大多数人的认知是被动的,从众的,外界给什么就是什么。在人类聚集的地方,关乎信息的传播和接纳。

但凡估算起来,也是不小的损失。不过,有人会觉得,这类“始作俑者”或许是缘于常识的匮乏。事实上,这种同情的逻辑,并不是建立在真实事情的发生上得出的结论。就事论事,不管是“拦车门”(火车或动车)事件,还是“买错票谎称有炸弹事件”,涉事者都是成年人,而且他(她)们的目的很直接,就是希望通过“极端行为”,让公共交通为其开绿灯,使其能有周转时间,进行纠错或等候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这类“始作俑者”显然很鸡贼。但是,我们要清楚,如若类似的逻辑仅是运用在“私域情境”中,真的没毛病。但是,放到“公共情境”下,显然就是一种无底线,无规则,无边际的肆意行为,不仅对自己于事无补,同时在一定程度上伤害到公共利益。所以,我们有必要就“私域人格”和“公域人格”进行相应的辩析,对类似“公域人格”的缺陷者,进行一下具体的剖析,以此明确个体在公共情境中的边际和行为。这不仅对“公域人格”的缺陷者是一种再教育,同时也给批评者们提出一种较为行之有效的方式和方向,而不只是单一的谩骂和抨击,其一:“私域人格”可以犯浑,但“公域人格”的底线是不影响他(她)人。在一个文明健全的社会里活动,个体既要保持独立的个性,也要尊重群体的规则。在私下的领域里。

实际上也透露出一些生活认知上的固化。因为,在绝大多数人眼中,大妈基本上是“家庭妇女”的代名词。既然是“家庭妇女”,自然“挣钱的能力”就很一般,可眼前的事实是“月入过万”,就让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。与此同时,作为“捆蟹”的工作,通常认为是“体力活”,没什么“技术含量”,自然就与“高薪酬”好像不沾边。可是,随着物流的便捷,交通的发达,螃蟹的需求被推到新的高度,不仅供本地,也供外地。这种情况下,需求激增,熟练的“捆蟹工”自然就显的很紧缺,甚至可以算得上是“抢手货”。所以,出现“捆蟹大妈月入万元”的事情,也就不足为奇。不过,就舆论对“捆蟹大妈月入万元”的探讨来看,似乎又透露出较为严重的“职业认知固化”。于此,以“捆蟹大妈月入万元”的话题为出发点,透过争辩的议题,以及焦虑的神情,我们有必要对职业的基本认知,职业的劳动议价,进行一个简单梳理。以现代文明进程的角度,重新看待的劳动的价值以及表现形式。其一:劳动的意义将越来越扁平化,“服务的多寡”决定劳动议价。过去,人们看待“劳动的意义”,多半带有一定的职业偏见。甚至,在具体的职业评价上,也会分三六九等。当然,就现在而言,这种固化的认知思维仍然存在。要不然。

之所以有好坏之分,是因为多数地狱之门没有被打开。坦白讲,比起被揭示的罪恶和卑鄙,那些蕴藏在深处的罪恶还有很多。这对于娱乐明星和普通大众而言,应该没什么区别。因为,近些年揭示的明星出轨,明星家暴,明星吸毒等,与普通人所犯的错误几乎无差别。因此,就“娱乐明星吸毒善后”而言,就是一次调动舆论情绪,取悦舆论情绪的过程。甚至,就“娱乐明星吸毒善后”,很多人都能指出一些问题。人们不再关心对不对,却只在乎适合不适合。说到底,娱乐明星吸毒,人们才不关心,人们只关心自己认识的“美好人设”是不是还完好。而这也再次实证,人性自私自利的一面,只不过自己没遇上而已。原创文章,谢绝转载,首发微信公众号:qingnianxuejia。有媒体报道,美国某航空公司一名地勤人员,因“嘲笑”名字为“Abcde”的5岁女童,被女孩的母亲狠批,“Abcde”读音则为雅思迪(AHB-sih-dee)。据悉,航空公司已经发表声明,向母女郑重道歉。坦白讲,名字本身就是个体在群体中的识别标签,只有在特定的文化,限定的地域才能被解读出特别的意义。所以,“Abcde”的“笑点”到底在什么地方,可能只有熟知当地文化的人才知道。事实上,类似的问题在世界各地都应该存在,这也导致给新生儿起名字的时候。

“非裹挟化”的关系链条。但是,从普遍的现实来看,能拎得清的人,其实并不多。不过,越是拎不清轻重,关系也就越艰涩。无论是“讨好型”,还是“收礼型”,到最后,都不会有太好的结果。很多人,甚至在“随礼之交”破裂后,也就伴随着关系的破裂。因此,要想保持边缘化的关系持续建立,就要拎清“轻重”,否则很容易进入绝交状态。从这个意义上,看“员工办喜事不得宴请同事”,似乎就能明白酒店的用心。虽然,表面上显得有点“不近人情”。但是,从反馈来看,似乎很得人心。说到底,如若“随礼”只变成“份子钱”的过场,那么对于关系的建立,自然就是“百害无益”。所以,作为主动邀请者来讲,在发出邀请的时候,首先应该考虑的不是“收礼”,而是关系“亲疏”。否则,很容易陷入“收礼”和“回礼”之争中,纠缠不清。原创文章,谢绝转载,首发微信公众号:qingnianxuejia。社交媒体上,一则关于“自溺症”的话题,触发人们的“群嘲”。按照,人们对于“自溺症”的定义,主要指特别溺爱自己,总是想尽一切办法自我奖励,算是自恋的一种分支状态,表现为嘴上说“我就睡一会儿,我就吃一点儿,我就玩一小下”,结果不起床,吃货本相毕露,一玩就是半天。然而,从整体“群嘲”氛围中。

在他(她)们看来,就好像感情是唯一的出口,但凡出现失意的情况,就好像整个世界也灰暗了。可真实的生命,是不应该这样的。完整的生命体系,爱情,亲情,友情等,都属于其中的一环。并且,多数人都难以完全顺畅的处理其中的关系。这种情况下,就要求我们必须清晰的认知自我,要不然在出现逆境的时候,很容易就产生“恶性执念”。尤其,在传统的教育中,多数人也只是学习知识而已,对于生命和人性的认识,基本上靠经验在摸索。所以,很多人只能通过失败来让自己成长。只是,有的人可以在感情失败中获得自我成长,有的人只能在感情失败中获得沉重负担。而前者因为成长会变的越来越自知,后者却因负担而变的越来越自卑。以至于,在失意的关系面前,只能通过自杀的方式进行释怀。这种伤害,除却对他(她)人有一定的道德威胁,一旦触发,悲剧的却还是自己。所以,我一向认为,“为情所困”所笃定的死亡之思里,根本没有爱情,有的只是“自私的欲望”和“无情的绑架”。任何关系链的形成,都应该是自由的交互行为。既然可以形成关系,也就应该可以自由的离散。要不然,所谓的“结合”就很可能会成为悲剧的根源。这种悲剧,实际上从“闪婚闪离”的关系中也能窥探出几分端倪。很多人对于婚姻的理解。

有太多人不得不成为“外食族”,而对于食物的“干净”或“不干净”,绝大多数人只能“自求多福”。只是,对于“眼不见为干净”的“外食态度”而言,无论是从“社会层面”,还是从“人性基底”;无论是从“利益驱动”,还是从“便宜快捷”,我们都应该有一个较为清晰的认知。虽然,从对“黑盒饭窝点”的对抗上,短期内效果不大,但对于未来的食品安全总会有一些裨益。其一:大社会环境已经默认“正规”与“非正规”的存在。在现实生活中,“衣食住行”的品质标准,往往被分成三六九等,高标准情形下,往往区分在“服务档次”和“品质属性”,低标准情形下,时常给出的仅是“正规”与“非正规”。比如,同样食材的“一碗面条”,在后厨干净,大堂明亮的馆子里,自然就会价格高,反之,自然价格就很低,低到自己都怀疑物价的存在。所以,对于一些经济能力较弱的人群,为达到同样的“饱腹感”,自然就会选择“非正规”的馆子。从某种意义上而言,“食客”与“馆子”之间达成某种共识。“馆子方”认为,反正我就这样的经营标准,卫生虽不好,可价格很便宜;与此同时。

并不等于他(她)在其它领域也是“高手”,或有强有力的信誉保证。当然,一般来讲,有脑子的“领袖”,不会轻易破坏建立起来的信任链条。但是,当“领袖”在看到巨额的利益时,同时没有相应的规则约束时,就很难说“领袖”不会骗人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讲,迷失“领袖”就是一种病,这里的“领袖”可以理解成现在的“明星”,“网红”,“意见领袖”等。事实上,除却“天涯版主诈骗事件”中的粉丝有所迷失,在过往的“盲目追星”,“挪款打赏”上,也有相应的体现。说到底,这种病是普遍的,更是狂热的。其三:怪“领袖”合作不仁的时候,也请粉丝们认清合作规则的重要性。就媒体报道的节奏,给人传达出“领袖”都不靠谱的感觉。事实上,不靠谱的人事到处都有,包括与“领袖合作”也不是什么错误,最大的错误是粉丝们没有认清楚“合作规则”的重要性。坦白讲,在现代社会中,合作的基础就是“规则”,在商业上叫“合同”。只要,甲乙双方对合同认同,并能合理的履行相关条款,至于合作双方的私域评价如何,或许不太重要。所以,站在合作的角度看待天涯版主诈骗事件,除却要怪“领袖”合作不仁,同时粉丝们也应该被惊醒,在与任何人商业合作时,都要讲规则。要不然,在人性之间总是很难把握彼此的界限和保证彼此的利益。从人情世俗来看。

就要从源头上,从力度上进行对“学术抄袭”的净化,并制定出较为严格的约束程序机制。只有如此,才能更全面的打击“学术抄袭”,而非只是舆论上的枪打出头鸟。说到底,无利不抄,在利益驱使下的“抄袭风潮”,最好的治理方式就是用“利益回击”。无论是“学术抄袭”,普通创作抄袭,最大的驱动力就是利益。在自媒体盛行的时代,洗稿,抄袭,拼凑,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儿。但是,对于多数创作者而言,因维权成本太高,基本上都放弃维权。试想,因为两千字的稿件,请个律师上诉,在一定程度上,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都不划算。所以导致很多人只能生闷气。当然,也有一些机构开始开设创作维权通道,但就目前来讲,效果还不是太好。能实实在在拿到维权收益的创作者真的很少。甚至,对于抄袭者来讲,除却删除文章,并没有太多的致命打击(经济挂钩)。甚至,有洗稿者和抄袭者私底下叫嚣:“抄你是看的起你”。这种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的扭曲价值观,着实让人感到愤怒。这是一个创作者被赋能的时代,但同时也是抄袭者更加猖獗的时代。回到“梁教授”的问题上。

谢绝转载,首发微信公众号:qingnianxuejia。有媒体报道,云南文山市相关部门发布“关于加强文山市区犬类管理的通告”,通告中多数规定,都很“人性化”。但是其中一条“限时遛狗”(早上7:00至晚上22:00禁止溜犬)的规定,却触发不少狗主争议。坦白讲,对于“遛狗”的是是非非,是该管一管,要不然狗没咬人前,人就开始咬人。“遛狗争议”繁多,但是人们总是回避最根本的问题:“人与人的互相尊重”。在过往发生的一些“人狗之争”中,一个最大的问题在于,“不养狗的人”将“养狗的人”视为不道德的一群人。说到底,这种归类方式是有问题的。一个人的道德水平高低,实际上与养狗与否毫无关系。因为,我们很清楚,不养狗的人,也存在道德不济者,养狗的人,也存在道德俱佳者。从这个意义上而言,显然简单的归类方式会显得很粗暴,与此同时也会触发“养狗者和不养狗者”的立场冲突。只可惜,多数时候,人们还是难以跳出“二元对立”的认知固化池,不幸的在其中挣扎,直至淹没其中,丧失基本理性。我们有理由相信,相关部门发布“犬类管理的通告”,是在为推进“人性化”提供好的疏导。但是,对于“限时遛狗”(早上7:00至晚上22:00禁止溜犬)的规定,显然将“养狗者和非养狗者”鲜明的对立起来。从本质上讲。

也只能自说自话,牵强应对。所以,近几年来,人们往往对春节里的亲戚互动,并不是特别期待,尤其对于年轻人,除却基本的生活差异,还有代际上的分歧。这种情境下,看似和气的团聚中,却早已透着几分不自在。通常来看,“逼婚”算是比较常见的“春节话题”。这种“逼迫”其实多是“虚伪的”,“消费的”,就是非直系亲戚,对年轻男女们的一种聚焦性直击。行为本身,目的性含糊,效果性模糊,长远来看,弊大于利。某种意义上而言,年轻人非但不会领情,反而越关心越疏离。所以,奉劝各位长辈们,春节期间围桌吃饭就吃饭,闲聊就闲聊,切莫将话题之锋转向未婚青年。结婚不是买卖,催促不顶用,如果一个人打算走进婚姻,他(她)自己总会上心,如果不打算走进婚姻,催促也没用。尤其作为父母以外的人,这一点要谨记。作为成年人,别总是站在自己的角度,强势植入自己的生活经验。尤其,对于“自我经验”狭隘的群体,更应该如此。只是,在我们的生活中,很多人并不能很好的掌握好自己的分寸感。甚至,有些人就喜欢虚伪的进行站位,以达到相对的“优越感”。坦白讲,明眼人其实也能看清楚本质,只是不愿意戳破而已。可是,很多长辈们,却总以为自己很有生活经验,对年轻人各种体无完肤的批评。

网友留言 (0)

  • 刘先生

    这是一条关于这条新闻的留言

发布留言

发布留言